明温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沙李」入梦来

-沙李短篇 一发完 

一个快要高考的人放飞自我的产物,下周四市二模,大考大玩2333 

OOC是我的,爱是沙李的。
本想be的,奈何沙李太甜。

  沙李已同居设定 


    李达康做了一个梦,他梦见那年林城的大雨。狂风大作,暴雨如注。他走在开发区的河堤边上,任风雨吹打。一向挺直如宝剑铮铮的背,弯了下去。


   他弯腰一一抚摸地上的碎砖块、小石子。他还记得林城副市长李为民出事之前的景象。那位副市长跟着他一步一步踩在开发区的土地上,如沐春风,眼里是掩不住的笑意。 后来树倒猢狲散,他想问李为民值得吗?用他李达康看不起的钱,把林城开发区变成了看似遥不可及的梦。 

  

     问也没用,何况林城开发区成真成梦还难说。一声雷鸣后,李达康直起身。全身被浇透的他拿出手帕,没有给自己擦一下脸而是将刚才从地上捡起的碎石块小心地包好放在口袋里。

      有点咯人,他想。他想记住这份感受。林城开发区的碎石块会一直提醒他,他不能倒下,林城开发区也不能倒下。

  

     无数的碎石块组合起来终归会变成一座城,他的林城。 

     他就这样站在大雨里,孑然一身。 



     梦里的时间过得很快,像是抓不住的影子,当他再次站在林城开发区的土地上时,又遇见一场倾盆大雨。他看着河面出神时,旁边多了一个人。他看着河面,太过出神,没注意到人来时的动静。 一转头看,却是沙瑞金。那个人看着他,也不说话,撑一把伞,伞全斜向他那边,自己淋了一身。 他刚想开口说沙瑞金你傻了吧怎么光遮我不要身体了?恍惚间沙瑞金就消失了。他愣了一下后四处寻找沙瑞金的踪迹,他看见沙瑞金骑着他当初视察林城开发区的自行车,越骑越快,越骑越远,声音逐渐远去。林城开发区一片寂静,只有他不断奔跑的脚步声。跑着跑着,他觉得胸口越发沉闷,大雨变成岩浆灼烧神经。他无声地呐喊,


     “沙瑞金...” 


     李达康被沙瑞金消失的幻梦惊醒,一抬手摸额头发现除了烫以外还有一层薄汗。他放空了几秒后扭头看向床边,床边的书桌,熟悉的宽厚的背影,有些暗的台灯光,还有窗外梦里的倾盆大雨。他终于舒了口气。在书桌前写字的人察觉到了他的动静,放下手中的笔摘了眼镜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醒了?小金说你发烧了还继续工作,路都走不稳。这种事情都不及时通知我,看来达康书记的工作作风就是欺上瞒下,不顾身体?”李达康听完后心里想不就发烧吗?当年在林城淋完雨发烧也不耽误我工作等等,然而这些话在他抬眼看见沙书记无奈又带点不满的眼神后都烟消云散,说不出口。

     眼下他再说不在意自己身体的话,可就不止被说那么简单了。


     有人管着其实也挺好,从前生病了,只有杏枝会说他几句,其他人哪劝得住他。生病发烧还给报纸一个刊登李书记带病工作的新闻的机会。他自己不在乎自己,又有谁在意。京州市委书记是人民公仆,是工作狂,连轴转起来像机器。机器尚且需要保养,何况是人?他把自己当机器,别人也就把他当机器,可只有他自己独自对着全家福发呆时,他才明白。

     这世间哪有什么铁人,都是自说自话。人非机器,怎能没有感情?

    

     他一愣神,沙瑞金已经不在房间里了。他看着书桌上的茶杯,和他同款的茶杯,里面的茶水快见底了。秘书的习惯一旦养成想改便很难,何况他想下雨天冷,沙瑞金喝杯热茶,也比较暖和。他躺着揉了一下眼睛,后从床上快速坐起来,抓了抓头发后下床拿起杯子去客厅倒掉旧茶叶重泡了一包茶叶。热水倒进杯子里,茶叶舒展开来,惬意温暖。

  

    李达康手捧着茶杯,听见厨房传来开火的声音。他走向厨房,刚才还一脸不满的男人洗了手正在热一锅白粥,手边是摆好的几盘青菜,都是李达康爱吃的。 沙瑞金听见脚步声转身,正在发烧的李书记顶着一头乱毛、捧着他的茶杯愣愣地站在厨房门口,茶杯里的茶叶自在地上下浮动,两人捧着温暖相遇,茶杯冒出的热气与厨房里白粥加热冒出的热气一起,飘进了两个人的心里。沙瑞金说了李达康几句后插腰看着锅里的粥。李达康看着他的背影,白衬衫被汗微微浸湿了一块,那只拿笔批公文的手打开锅盖后又盖上,娴熟地拿起洗碗池旁边的抹布擦了擦灶台。洗手作羹汤,真是看不够。

      粥很快就热好了,李达康和沙瑞金坐在餐桌旁。李达康喝粥,沙瑞金喝茶。李达康不挑食,几盘青菜配白粥吃得津津有味,菜还没吞下去,就继续夹菜。沙瑞金捧着茶杯看那双摆动不停的筷子,笑了。两人相对无言,笑意自眼里心里蔓延至整个屋里。

     屋外暴雨如注,凉气被屋内的温暖驱散。

     大抵他们心中最温暖的地方,都给了彼此了吧。 

    

     山雨欲来风满楼,唯有你入梦来,我才觉得心安。 


一个小剧场 

-沙书记啊,你不觉得有点热吗? 

有吗?你在发烧,就不要开窗吹风了。 

我没让你开窗...你放开我,热死了。

 不放。 


冷冷的冰雨(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评论 ( 8 )
热度 ( 94 )

© 明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