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温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近来无恙,往后不知。

「你和他,多久没见了?」

「二十年吧。」
最近常常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皆如实回答

「当年的事,真是对不起。关于令弟的事,我深表遗憾。」
最近常有人登门道歉,说的不外乎,都是这些话。

「这海蜇皮不似我以前吃的那么爽脆弹牙了。」
最近我常有这种感觉,可能是因为牙齿松动的原因

「这纸钱,又贵了…」
最近我常出门给好友们上坟,死后有墓,倒也幸福。不像我最喜欢的那个小孩儿,连个草包一样的墓都没有。我只好偷偷给他立牌位,偷偷写“二七”两字。

※二七乎,爱妻也。

那个混乱的十年,跳湖的自缢的,被红卫兵活活打死的,※死后被军代表开膛破肚的,什么死法都有。

「这画,以后该怎么办呢?」
最近我常常对着那幅画于四十多年前,名叫“家园”的画发呆

「你会等我吗?」
最近,常常做梦,梦到你。

「发现你逝世,是在十三年后的冬天了。你记得抗战时那次“狩猎”行动结束后我对你说,我们都要坚强。你做到了,没有留下任何揭发我的材料;我做到了,却带着你的牌位苟活。
近来无恙,往后不知,但是时候,去见你了。」

他病逝于从南京老虎桥监狱被释放出来的第五年,1987年冬天。人们整理他的遗物时,只有一幅画,是唯一值钱的家当。

※那幅那年冬天他站在他身边画的画。他给他提意见,

“空间层次弱了点。”
“我就是要弱化空间,突出色彩

“不谦虚。”

他心中的小孩儿一点都不谦虚,只是笑

“这幅画叫什么名字啊?”

“一幅风景画,要什么名字呀。”
“家园。”他自作主张,取名家园。
“我想我以后的家应该就是这个样子,湖畔旁,树林边。”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被楼诚同人视频虐疯的产物〒▽〒自知拙笔无法写出楼诚万分之一的美好,但仅是一个念头,想把那一瞬的想法写出来。像小小的蒲公英,悄悄地落在楼诚的家园里,悄悄地落在太太们寄予希望与爱的世界。

若您有幸发现了这朵小小的蒲公英,可以把它拾起,也可把它吹散。我这一时兴起写下的小文,若有触犯您,惹您不快,敬请谅解。

爱楼诚的人儿都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宝宝( • ̀ω•́ )✧



※ 注
⒈出自《情寄》lof清和润夏 在此表白清和太太的写的荣方,实在是太美

2.死法参考严凤英 ,梗来自《桃李春风》lof汤圆圆软绵绵 在此也表白太太写的楼诚(●´∀`)ノ♡
1968年4月7日夜,严凤英不堪凌辱,自杀身亡。自杀后被军代表以寻找“特务发报机”为由,割开喉管,挖出内脏。医生用手术用的小斧头从咽下砍起,向下一根肋骨一根肋骨地砍,然后把内脏拉出来,剖开,结果却只查到安眠药。

3.出自《伪装者》第七集

评论 ( 4 )
热度 ( 6 )

© 明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