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温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沙李】你我

-第一人称 元宵节看花灯的故事
感觉像自白hhh

私设
沙李已同居

此文又名《论别扭的人想要沟通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时的内心活动》
《关爱空巢子女》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见到他们会说些什么,可能会不停搓手,捏自己的手指,紧张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见到沙瑞金和李达康,这是一件很多人止步于脑海的事情。
而我向来不停留在想的阶段。


今天是元宵节,我把前几年买的纸灯笼找了出来,大红色,上面写着“喜”字。在各式电子花灯盛行的时候,我偏爱这三元一个的大红纸灯笼。我点上灯笼里仅存的蜡烛,提着它出去了。烛火微弱,照不亮被黑暗淹没的路,也照不亮我的脸。我提着它,沉默如谜。


一元硬币被我投入铁箱后,我吹灭蜡烛,习惯性地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透过这个位置的窗户,我能看见窗外陌生的人事物,也能看见陌生的自己。我看着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市医院、市一中、市体育馆,再到…


市政府


我笑着敲了敲窗户,然后站起来走到后车门前大力按坏了的下车铃。刹车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我是狂奔时被人突然拉住了连帽衫帽子的小孩儿,小孩儿摔倒时有妈妈的怀抱,我就没那么幸运了。车还没停稳时,我就从车门前的台阶上摔了下去,扶我的女生也连带着摔了。


一个“惨”字不足矣形容此刻的我和她。我此刻无比羡慕我的灯笼。灯笼被我狠狠甩在了地上,但没有受损,甚至连灯笼里脆弱的小蜡烛都只是断了一小节,仅此而已。


我就不一样了。隔着牛仔裤我都可以感觉到膝盖上淤青的位置,右手中指上的血和手臂上的抓痕让我想把司机的方向盘和刹车拆下来狠狠地踩上几脚。司机不停地按着喇叭,催促我们下车。暗骂了几声后我看向刚才扶我的女生,她拍了拍衣服后站了起来,没有说话。市政府到了,为了赶灯会,我无心再追究刚才的小事故,麻利地下了车。她和我同时下车,下车的时候,我看见她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随后她的手机传来贯穿整个车厢的机械音女声:“我可去你的吧。”


没有丝毫感情的机械音,说起骂人的话来居然莫名地带感。听到这一句话,我的膝盖没刚摔时疼了。我憋着笑下了车,快忍不住笑的时候,她站在我身边,说了一句话后就隐进了人群中。


她说:“想笑就笑。”


走在去市政府的路上,我还忍不住回味公交车上发生的事情。以至于到了灯会的时候,我还没缓过神来。拉我回现实的,是糖画摊前的孩子们的欢呼声。这次灯会请了好几个有技艺的民间艺人展示才能,画糖画的老人是其中之一。我好奇地看着老人用糖浆写字,像写连笔字似的,走笔不停。旁边站的人越来越多,老人却像压根没看到似的,专心顾着自己的事。看了一会儿后,大部分人都走开去看这次灯会展出的最精美的灯,只有我和另外一个人站着看老人默默地写字。


另外一个人。她。


没有什么是你啊,好巧啊,要不我们加个微信吧的套路问候,我什么都没说,只是看她等老人写完以后默默帮他收拾杂物。老人看我一直不走,问我:“怎么不去看灯会。”
“看您的字写得实在好,不舍得走。”我说
老人低下头把本已经收拾好的工具重新摆开,说:“说吧,你想要我帮你写什么。”


我暗自感叹。朋友老是调侃我,说我像窄口的瓶子,秘密有进难出。可在这样的人面前,什么广口瓶窄口瓶,都是玻璃渣,都藏不住事。

“写月圆花好四个字吧,我想送给喜欢的人。”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再写两个字,沙李。”

“嗯。”老人动作很快,我话一说完,他就已经写好了“月”字。


等我把写着“月圆花好”和“沙李”的糖字拿在手上时,老人已经收好了工具准备离开。我开口道谢,老人摆了摆手。老人走的时候,我看见她打算送老人一程,老人笑着看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不用送了,佳佳。一直以来,谢谢你了,走吧。”


老人说“走吧”的时候,不笑了。


我看见她低头,楞在了原地。等老人走出了一段距离后,她才抬起头。

我对女孩子的眼泪真的毫无抵抗力。被她的眼泪迎面一击后,我手足无措。我没有纸巾,左手提着个破红灯笼,右手拿着糖画字。可能人在紧急的情况下脑袋容易抽风,反正我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脑袋一热,把糖画和灯笼塞进了人姑娘手里后就呆住了,呆若木鸡。


还是那个朋友,他说我情商低,我无数次想反驳他,这一次我不想反驳了。


她显然被这奇怪而又奇特的安慰礼物吓到了,拿着糖画和灯笼不知如何是好。我看着她,率先打破了尴尬:“送…送你了。”

我的表情可能是很好笑吧,反正我看到她笑得弯下了腰,最后笑得蹲在了地上。


“走吧。一起逛灯会。”她抹了把脸,站起来就走。我又看见公交车上,她的背影。那股不服输的劲,像极了那个人。


我最终还是没有赶到末班车。因为和她一起逛了灯会,还聊了天。逛灯会的时候,她把大红灯笼里的蜡烛点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拿在手上躲着人,像拿着什么宝贝似的,轻易不让人碰到。两支糖画字因为缺乏关注粘到了一起,逐渐化开。


我和她站在灯会人最多的地方时。我看她在人群中,又像是在人群外。她看着那些大人和小孩,他们挂自己制作的花灯时脸上有着或兴奋或激动的表情,我也在看他们。虽然每一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但毫无例外的,每个人的身上,都传递着开心和幸福的情绪。


看着他们,你会觉得这个城市没有痛苦,没有烦恼。


我被感染了,不由自主地开心起来。我想起那个人,想他和他看到这个场景时的表情。想着想着,她突然走进了挂花灯的区域,将我的破红灯笼挂在了上面。这让我很不好意思。和旁边制作精美的花灯相比,我那破旧的、三块钱一个的纸糊花灯简直不值一提。她没有介意,把灯笼挂上去之后,看着上面的“喜”字,又抬头看向对面的政府大楼,看了很久。最后她摸了摸上面的“喜”字,把糖画字塞到我手里后就走了,没回头。


她这一走,春夏秋冬,忽冷忽热,我轮着过了好几遍。


等李佳佳这个名字和李达康一起被印在报纸上时,我都快忘记当初是如何喜欢上两位书记的了。但是我闭上眼睛,却还能清晰地看见她那双眼睛,那双和那个人一样好看的眼睛。

看花灯的时候她的眼里星火点点,这些星火先落在她的眼里,最后落在她凝望着的政府大楼里。当时的我看见政府大楼的某一间办公室里亮着灯,透过落地窗,有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在往下看。


直觉告诉我,是他们。


是他们在看这京州的盛景,看这盛景之中欢乐的人们,看这日新月异、充满活力的京州。


我举起化了的糖画,月圆花好和沙李已经融在了一起,分不开了。


真好。




李达康知道李佳佳回美国的时候,李佳佳已经踏上了美国的土地。李佳佳离开家时,只带走了她和母亲的合影。原来摆放合影的地方,她留下了随身带着的云中寄。

云中寄是她专门买的用来保存小纸条的小竹筒。李达康打开竹筒,倒出了两张纸条。


其中一张纸条已经泛黄,还有些褶皱,但字还是那么有型有力,令人难忘。


李达康不会忘,这张纸条,是他写给佳佳的。得知李佳佳早恋那晚,他一晚上没睡,想说的话很多,最后却只写了张纸条,在吃早餐的时候递给了她。


李佳佳看完了纸条之后,很意外地沉默了。再后来,直到出国,李达康和欧阳菁离婚,她都一直把这张纸条带在身上。


李佳佳不会忘记她和那个女生在一起被发现时老师和同学藏着掖着的恐惧和鄙夷的目光,像看到散发着恶臭的呕吐物,唯恐避之不及。李达康却没有说什么,接到老师的电话后,只是像所有的父亲一样去接女儿放学,仅此而已。


他现在才发现,李佳佳很早以前就长大了,只是他一直没有看见。


李达康打开另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字,七分像他,却又有着自己的风格。他看着上面写的字,抿了抿嘴,说不出话来。


沙瑞金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李达康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两张纸条,没有说话。沙瑞金走到李达康身边坐下。

“瑞金啊…”李达康看着沙瑞金,欲言又止。
“嗯,怎么了?”沙瑞金接过李达康递过来的那两张纸条。

沙瑞金看完纸条上的字后,慢慢握住李达康的手。

“达康。”沙瑞金看着李达康,李达康好像被他看进了心底

“谢谢。”
他抱着李达康,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李达康想,完了,明天的会又很难开了。


纸条被展开来,放在了桌上。上面写着:


爱是天赋人权
李达康


爱是天赋人权,祝你我他都好。
李佳佳









——————————————
我来还债了…本来想在元宵节发的文,拖到了现在,修仙修了一晚上,终于写完了。

拖延症晚期患者没救了

近期可能会更《酒醉人》
可能…


评论 ( 6 )
热度 ( 38 )

© 明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