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温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沙李」月圆花好(上)

-修仙,以及写文。
大半夜被自己虐醒,睡不着了…

私设如山,不喜欢BE的请不要点击。
推荐Bgm:盛夏的果实——莫文蔚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朝醉。
双双对对,恩恩爱爱。*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照人来…

细微的呼吸声,断断续续的哭声,纸巾抽动的沙沙声。
当他睁开眼睛时,世界被塞进了安静的漂流瓶中漂流。世界旋转,人影重叠晃荡,眼睛无法聚焦。
日光灯炸开一团团的光。他微眯了眯双眼,试着辨清身旁的人,掌心的温度提醒他,他还活着。手被紧握着,掌心有细微的汗珠,他只能小幅度的活动一下手指。他一动,身边趴着睡觉的人就醒了过来。身旁的人刚想起身,就被他拽住了。

他听见自己无声的呐喊,
“达康。”
一遍怎么够,他还要再叫一遍,再叫一遍。
他像溺水之人,失了空气,还要挣扎,还想呼吸。眼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沉下去,他没有任何办法,只好多看几眼水中仅存的光芒。
“达康…”
身旁的人没有应答,只是默默地帮他拉了拉被子,复又握住他的手,用另一只手按了铃。
沙瑞金的世界下了雨,雨水不断滴下来,滴答,滴答。

入了夜,医院六楼是一艘将沉的船,船上的人苟延残喘,无法逃离,安静等待死亡。

他看着身旁的人,身旁的人带着口罩,口罩掩去神色,一双眼睛里有月光。倒叫他想起第一次看见他时,脑海里不停打转的句子,
“那双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头养着两丸黑水银。”* 
他抓住那个句子,看着那双眼睛,古井水波粼粼,水里有明月,可遇而不可求。
真的不可求吗?他笑了,然后纵身一跃。
感谢月光。
世界重归于暗。

医生匆忙赶来,医师袍衣角飞扬,卷起刺鼻的消毒水气味。检查过后,医生退出了病房,了无生息。病床旁一直沉默着的人摘下了口罩

李佳佳从小就被人夸赞,被夸得最多的,是她的眼睛。这还要感谢她的父亲李达康,给了她这么一双和他一样多情又无情的眼睛。

她从来都不喜欢别人说她像李达康。她就是她,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她此刻又无比庆幸她像李达康。沙瑞金病得重,李达康走后,他把自己活成了李达康,他的工作,李达康未完的工作,汉东的未来,他自己的政治生命。他把自己压到了命运的转盘上,不停地转,不停地转。
无法触碰到,那就成为你。

李佳佳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安慰沙瑞金,两个心快被掏空了的人,连靠在一起取暖都是奢侈。
她想沙瑞金病得真重,连她都认不出来了。她又想,病得重也好,至少,他还能在幻想中,把她当成她的父亲,再真切地看一回。
她也想再看一回李达康,可惜她怎么梦都梦不到。
啧,李达康真是偏心。
活着偏心工作,死了偏心爱人。她连在梦里,都见不到他。
她一直习惯于把错推到李达康身上,小时候是这样,长大了也是这样。这样好骗自己,你看啊,这个人都不关心你,只关心工作。你何必爱他,何必自讨苦吃。
可是她再怎么骗,也骗不过自己。
她就是爱他,她是他的女儿。

真是亲生的,连那股倔强劲,都是复制黏贴的。

她又重新趴在病床边,哄自己入睡。她小的时候,李达康忙于工作,很少有机会哄她入睡。仅有的几次,李达康唱歌给她听,哄她睡觉。他唱歌很好听,小孩儿听不懂歌词,她看见星星月亮都落在床上和她一起听父亲唱歌。

她睡着的时候,父亲还在唱歌。

这歌只唱过几遍,歌声却一直浸泡在她孤身的成千上万个夜晚里,随着她的呼吸,在心口上起伏。

她终于还是梦到了他。

她开始借梦发疯,她只能借梦发疯。


TBC.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朝醉。
双双对对,恩恩爱爱。——《月圆花好》

*“那双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头养着两丸黑水银。”* ——刘鹗《老残游记》

评论 ( 26 )
热度 ( 36 )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明温 转载了此文字

© 明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