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温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沙李」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

拖了好久的脑洞,终于写完了。

一篇薄脆的小甜饼,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放假一个多月,我一直在向考拉学习…


和爱人起争执了怎么办?
不要方,让我们的霸道书记瑞金同志教你如何花式撩回爱人的心。

私设沙李已同居

谢谢读者朋友们对上一篇小甜饼的支持,我文笔不好,何其有幸,可以得到你们的喜欢。

还是那句老话
OOC是我的,爱是沙李的。


前天李达康回家吃饭,沙瑞金不在。
今天李达康回家吃饭,沙瑞金还是不在。

“我还以为你们俩今天能把这些菜解决了呢,又浪费不少。”杏枝在厨房边洗碗边嘀咕着,不理会她那在餐桌前坐着发呆的表哥。

李达康坐在餐桌前,手拖着头,看着旁边的空椅子楞神。难得的清闲让他思绪开始发散。前天两人为一些生活小事争执的景象在这个时候重现在眼前,空气静下来,此时电视机里传来的声音格外清晰。

《新闻联播》结束后播出的是十一年前大火的一部电视剧,李达康正打算关掉电视时,剧中人说了一句话,让他拿着遥控器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这过日子就是问题叠着问题,你唯一 、唯一能做的,就是迎接这些问题。”

李达康放下遥控器坐回了餐桌旁若有所思
问题是烦恼,也是机会。
争执令人烦躁,也令对方更了解自己的想法。
他想他可以做的,也就是像剧中人说的那样,去迎接这些问题。
与沙瑞金共同迎接他们两人间的问题。

李达康放在餐桌上的手指轻轻拍打着餐桌,他出神了几分钟。前天两人争执后,沙瑞金就去了京州下属的一个县级市考察,自那天以后两人就有两天没有见过面打过电话了。

他拿起手机,点开通讯录,手指指着屏幕上最近通话里排位第一的人。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手机。“算了,还是不打了。”李达康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杏枝在厨房里洗完碗,拿抹布出来擦饭桌。

“哥,你想什么呢?来,手起来一下我擦桌子。”李达康抬起手,看杏枝擦桌子。杏枝边擦桌子还边看着李达康笑,弄得李达康有点摸不着头脑。

“哥,我说,你该不会是在想沙书记吧?也是啊,毕竟你俩在一起之后,沙书记再忙也会回来,我都快忘了你一个人吃饭是什么样了。”

“我说杏枝啊,我是你哥啊还是他是你哥啊?我发现你最近和沙书记说话很默契啊。那个,那个什么,市剧院刚好缺个相声组表演相声节目,要不你们俩去试试?”李达康起身,准备去书房看他的规划图。

“我可不,我伺候你这市委书记就够忙活的了,还凑什么市剧院的热闹啊。”杏枝擦完了桌子拿起抹布,“你老是口是心非。”

“得,我说不过你。”李达康摆摆手,走进书房。
他坐在皮质的办公椅上来回转动,面前是他可以看一晚上也不厌倦的京州城市规划图。他就这样盯着规划图看入了神,突然有了新的想法,便从书桌上随手抄起一张白纸便写下来。写的时候发现旁边有沙瑞金歪斜着依旧不失大气的字,想来他也是和自己一样想到什么便快速写了下来。
手中的笔一顿,李达康干脆放下了笔走出书房,时针指向十点。杏枝一向早睡,整栋房子沉在无声的黑夜里,李达康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他坐了下来,沙发里还放着沙瑞金没看完的一本书。页脚折了起来,李达康顺着折痕翻开书,书页旁的空白处,有人在上面认真地写下了批注。
仿佛看到沙瑞金在书中与自己对话。
李达康慢慢放下书,拿起水杯想喝水,发现面前放的是沙瑞金的水杯。
他起身去拿自己的水杯,拿的时候沙瑞金惯喝的茶叶安静地提示着房子另一个主人的存在。
沙瑞金的水杯,沙瑞金的茶叶,沙瑞金的书,沙瑞金的笔和纸…

得,现在他看什么,都是沙瑞金。

李达康坐回沙发上,抿了抿嘴。嘴上憋着不说,心里反而干脆地承认了,
他有点想那位离家的一把手了。

只是有点…
他这样想着,拿起刚刚放下的沙瑞金的书,从头看起。
一直到他哈欠连天,侧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的时候,书才被放下。
放口袋里硌人的手机,被他掏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时针与分针无声地重逢在午夜十二时
沙瑞金慢慢地转开门锁轻推开门,原以为捕捉不到达康书记,却不想达康书记此刻正安稳地窝在沙发上睡觉,怀里抱着的是他走之前没看完的书。

两天没见,不知道他的达康书记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休息。他轻手轻脚地关了日光灯开了夜灯,走到爱人身边。

李达康睡得沉,对沙瑞金的靠近没有反应。
看他睡得安稳,沙瑞金不忍叫他,但这样睡在沙发上也不行。
健身二十多年,抱只小兔子还是不在话下的。
沙瑞金慢慢靠近李达康,耳中传来的是轻微的呼吸声,眼中见的是那人脸上细微的绒毛和长长的睫毛。

沙瑞金的心被这睫毛刷了一下,细细的痒涟漪一般散开来。
他转头转移注意力定定心,看见李达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想起小白之前与他分享的一个故事,还有前天他与李达康争执的情景。

他拿出自己与李达康同款的手机,他的私人手机通讯录没有李达康这个名字,但每每李达康打电话来,他和小白总是可以会心一笑。

他决定给李达康一个惊喜

他拿起桌子上的李达康的手机放进自己右口袋里,又从左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轻轻地放在原位,然后关了夜灯,缓缓移动到暗处不出声。他拿出李达康的手机开了锁,同居有一段日子了,知道对方的手机密码不是稀奇事。
点开通话记录,看着通话记录里排行第一的自己的名字,沙瑞金无声地笑了。

李达康是被手机铃声闹醒的。
他睡得正深,突然耳旁传来一阵手机铃声,这铃声耳熟,但并不是他的手机铃声。
李达康一下子就醒了,伸出的手目标明确——桌上的手机。

他拿过手机想接电话,却又在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字后愣了神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李达康念了出来,心里无数个问号打转。眼看着手机不停震动,像烫手山芋,他疑惑地接起了电话

手机里与身边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有人用灌满了蜜糖与毒药的气音对他说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李达康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正打算伸手开灯时有人已经贴心的帮他开了。

李达康就这样看着沙瑞金笑着走到他面前,一把抱住他。他手里拿着手机,电话还没挂断。

“我想你了。”抱着爱人的瑞金同志无比诚恳地说

“嗯…党员要实话实说。”李达康深吸了一口气

“我也想你了…”被抱着的达康同志在瑞金同志耳边轻声说,这令瑞金同志不得不也深吸一口气,来压制自己的一些不太好的念头。
毕竟明天还要上班

就这样静静抱着,也挺好。
沙瑞金抱着爱人,时不时呼噜呼噜头毛,顺顺背揉揉腰,心满意足。
被抱着的李达康却突然很想把面前这个人丢出去
这安慰小孩子和小动物的动作
算什么?…

李达康决定明天就把手机里沙瑞金电话的备注名改成“老房子着火”*

两个人这样抱着,
手机屏幕里
显示着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通话时长五分二十秒整



整栋房子还是浸在无声的黑夜里,只不过现在这夜里现在加了点爱熬成的糖水。
等到阳光把它打捞出来的时候,它就可以被烘成一块甜甜的饼干,一团软甜的棉花糖。

晚安,好梦。



———————————————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海子《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老房子着火”出自钟书先生的《围城》
大意为上了年纪的人谈恋爱,就如同老房子着火,无药可救。

本来想开车的,想想还是算了。

情话不在床上说,也一样动人。(其实是不会开车找借口而已:) )

爱上沙李后都没怎么写过虐梗,专注小甜饼太久了我都快忘了自己原来是个虐文爱好者

下篇沙李写虐的吧(* ̄︶ ̄)

梗已经备好了:)

评论 ( 23 )
热度 ( 146 )

© 明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