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温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沙李」日常小甜饼之浴巾

-一个脑洞,洗澡时脑洞朵朵开。
爱人洗澡后没带浴巾怎么办?不用担心,让我们机智的瑞金同志教你怎么做(≖‿≖)✧

私设:沙李已同居
浴巾是那种大的可以包住人的浴巾,不是小的那种。

OOC是我的,爱是沙李的。

李达康回到家的时候,外面正下着大雨。

他反手关了门,门锁温柔的“咯噔”一声。沙瑞金坐在沙发上看书,老式挂钟铜黄色的钟摆摇晃着,“铛铛铛”,钟敲了十一下后李达康已经走到沙瑞金面前坐下。

“今天回来得挺早。”看书的人翻了一页书
“再早也早不过你。”沙瑞金听见这句话后抬头,看见坐在面前的李达康,皱了一下眉。

李达康正拿着热水瓶倒水,刚烧开的水滚烫,冒着热气。黑色的夹克衫被随意挂在沙发扶手上,滴着水。他身上穿的白衬衫湿了一块,隐约显出些肌肉形状。沙瑞金咳嗽了一声。头发沾了雨水,李达康伸手随意整理了一下,反而显得更乱了。

“怎么淋成这样?没带伞吗?”沙瑞金起身拿起李达康的黑夹克衫放到洗衣池去,然后走进卧室拿出一块干净的浴巾来,打算给李达康擦擦头发。

李达康喝了些热水,身体暖和了些,但衣服上的水仍在吞噬着他身上的温度,他没多想,快步走进了浴室洗澡,打算待会叫沙瑞金帮他拿衣服和浴巾。
等沙瑞金回到客厅时,李达康已经不见了,桌上茶杯里的热水喝了一半。

沙瑞金刚想出声问李达康在哪时,浴室传来一阵阵水声。沙瑞金听见了水声,也就没再出声,放下手里的浴巾,坐着继续看书。

老式挂钟黑色的分针无声地行走着,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浴室的水声停了,而后传来的是浴室里李达康不甚清晰的声音。

“瑞金,瑞金啊,帮我拿一下浴巾和衣服,刚才急着洗澡没拿。”
坐在沙发上的沙瑞金听见了李达康的声音,起身拿起挂在一旁浴巾走向浴室。走到一半时,他转念一想,停下了脚步。折向卧室又走回来,手里还是拿着原先拿的浴巾,口中却说:“达康,你的浴巾是不是被杏枝收到别的地方去了,我怎么找不到啊?”

李达康在浴室里听见沙瑞金的脚步声响起,以为他正在找,便也没出声。这会听到沙瑞金问他,他下意识地说:“不可能。我的衣服杏枝都放在衣柜上层,包括浴巾,她知道我衣服都放那,不会给我乱收。你再找找。”

脚步声再次响起,又过了一小会,沙瑞金站在浴室门口说:“没找到啊达康,会不会是杏枝把我们俩的浴巾弄混了?”

李达康此刻已经洗完澡站在浴室里好几分钟了,他一丝不挂,身上还是湿的。窗外面下着雨,透进些冷气,他觉得有些冷。在心里无奈地埋怨了一下沙瑞金之后他决定自己开门出去找。在他开门的那一刻,一个人,不,是一只大号的熊,熊抱了上来,拿着浴巾的手环着他的腰,他整个人就这样被包进干燥的浴巾和温暖的拥抱里。
像杏枝做的春卷似的,被人做成了“浴巾卷”后,李达康懵了一下。后伸手想掰开某人在自己腰上不安分的手

“不用找了,这不是找到了嘛。”抱着刚出浴香喷喷的市委书记,瑞金同志显得十分得意。然后这一抱就停不下来了,一路跌跌撞撞,从浴室抱到了卧室。

“连衣服都不给我拿,省委书记就是这么对待下属的?”李达康躺在床上看身边一直笑的爱人,心里翻了个白眼,却还是把被子多扯过去一点,盖在枕边人身上。
“达康,我们共产党员就是要实话实说。我觉得吧。衣服这种东西呢,你还是不穿的好。”

“松手,信不信我踹你下去?”
“不信不松。”

对是的,您的手机无法显示一辆自行车,请自动脑补。

翌日清晨,李达康和沙瑞金相继走出卧室。李达康挂着黑眼圈,打了个大喷嚏后坐在餐桌椅上。
“哥,你怎么了,不会是感冒了吧?这么大个喷嚏。”
“没事,昨晚下雨,没带伞,淋的。”李达康摆摆手,拿起碗来大口喝粥

“达康啊,不是我说你,你身为京州的市委书记,要爱惜你的身体。身体照顾好了,才能更好的工作嘛,你说是吧杏枝。”沙瑞金夹了些青菜放到李达康碗里
“沙书记说得对,我看哥,你还真得多向沙书记学习学习。哎对了今天天气预报说雨还会继续下,我去给你拿伞去,别再忘带了啊。”

李达康听两人一唱一和的,撇了下嘴角。
“也不知道昨天是谁让我没衣服穿没浴巾用的,多大脸呐在这说。”
“哎,我这是为你好嘛达康,而且也不是我让你淋的雨。”

“杏枝啊,今天中午别做沙书记的饭了。”李达康对着正在找雨伞的杏枝喊道,

“怎么,沙书记又没空回来吃饭啦?”
“不是,我看他需要饿一顿反省一下。”


今天的霸道书记依旧套路系列
今天的狗粮依旧嘎嘣脆系列

评论 ( 6 )
热度 ( 149 )

© 明温 | Powered by LOFTER